风记得的第629天星辰:无奈这人间疾苦

北方的二月天依然寒风冷冽,远处的天空不知是云还是供暖烟囱里冒出的白烟。傍晚时分,一声巨响伴随着锅铲声的停止而起,只见她跌落在地上。呼喊几声,她在支支吾吾地说着什么,声音不小,但我听不清。我喊着家里人,在送至医院的路上,惶恐、紧张、担忧。CT 的结果显示着脑部血栓,致以昏迷。疏通、降糖、生理盐水。

现在是 22:00,距离昏迷已经过去 5 个小时。在医生的建议下我们转院,120 的急救人员告知我们可能随时出现死亡的风险。到了另一个医院的急诊急救,CT、磁共振、药物治疗。

现在已经错过了手术时间,如果继续手术会弊大于利,手术过程中易发生脑出血,可能会当即死亡。若保守治疗,基本上会出现植物人状态。现在需要你们家属决定是保守治疗还是继续手术?

现在是 03:00,距离昏迷已经过去 10 个小时。转至保守治疗 ICU 门前的我们,惶恐、紧张、担忧。

她是我的继母,一个对我非常好的人。她一生苦楚,没有儿女,亲人间只有她的母亲、我的父亲和我。我扶着她年迈的母亲,我担心着,在我还没有向她叫过一声“妈”,她就离开了。去年此时,对奶奶的离世,我是舍不得。若面临她的离开,则是遗憾。不求人生大富大贵,但求平平稳稳。若天意如此,也十分恳求能够出现医学奇迹,我不忍在两年内会失去两位亲人,我想逃离现实却又逃不得。无奈这人间疾苦,到头来只有感动。

写至,潸然泪下。

本文稿内容来源于“风记星辰”,请您在需要时注明。
在本文末若注明“参考、扩展”等字样均为涉及到转载部分第三方内容,具体说明请查看 版权及豁免条款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Captcha Code

18条评论风记得的第629天星辰:无奈这人间疾苦